银时的胖次

杂食.目前all银主高银
我只是条底裤…

银时的谷阵w嗷呜做的比大佬们做的丑多了qwqqq

银桑生日快乐!!!这两天忙到吐血没时间给你撸生贺了呜呜呜quqqq过几天再给你更新一下痛包!!!

马上就要银诞了,干些啥好呢…要不干脆直接去阿信屋买个十来罐银桑咖啡庆祝吧(你
图文无关.

私心打一下高银tag ////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hentai之魂…

【高银知乎体】有个很中二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3z高银,年下攻
七夕贺文,第一次写知乎体很快乐www


———————————


如题!交了几年的男朋友最近莫名其妙的变的中二起来,还拿绷带把手臂缠起来说要封印里面的力量Σ(゚д゚lll)…求问各位的男朋友有没有类似的表现,还有就是会不会对生活有什么影响。
——————————————
.
.

糖分王v:(人民教师)
【我已经决定吃着自己喜欢的东西,过着短命的人生了!】

…这种问题到底是谁艾特银桑我的!不怕被矮杉砍腿吗?
啧虽然很麻烦,不过既然来了也没办法了,我的现任男友矮杉,学生时代的时候天天带着眼罩上学,还创立了个叫做鬼兵队、不知所谓的学生组织,整体想着破坏一切,简直就是个中二少年。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学校里,当然,不要误会,我和他不是什么青涩的小鬼头的恋爱,毕竟银桑已经是个成熟稳重的成年人了,准确的说,我是他的班主任。
当时我新入职第一天路过樱花树底,发现有几瓣樱花掉了下来,忍不住往上看了一眼,那个个紫发的小鬼躺在上面睡觉,好像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睁开了眼也看了看我,暗绿色的眼睛好看的不行,但是左眼带了个眼罩,虽然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但是这样是不好的哦少年!说实话第一眼我就觉得这小子长得还挺符合我的口味的,就一个不小心看久了一点,他最后竟然发出了轻轻的嘲笑声!!!气的我踹了一脚那颗樱花树作报复。

后来才知道看了名册才知道他是我班上的学生,还天天旷课,从第一天上课开始就没怎么见过他,银桑我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民教师,当然是毫不犹豫地记他过:)但是那家伙可是万恶的有钱人啊~家里好像还挺有钱的,任意妄为的富家公子哥还真是讨厌!

当然,最不能忍的是居然在我的国文课上看珠算书(抠鼻)

好像有点偏题,算了。

当初还只是把他当作一个问题少年来看,但从那天开始慢慢就变味了…

那天打完小钢珠以后,作为糖分大神的忠诚子民,当然是选择去街角的咖啡厅买限量的草莓蛋糕~买完路过街角的巷子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几个人围在那里,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仔细一看被一群表情不善的黑衣人围着的那个人不就是某个中二少年矮杉同学吗!现在想起来我当初就不应该多管闲事,惹了个大麻烦回家…

谁会知道帮他解决了这件事情以后,这小子就一直跟着我回家了呀!!!还无赖的说是银桑让他和他家里彻底决裂了!!!自此以后就一直赖在我家不走了,不过自此以后就可以天天抓着他去上学了,但是要天天给他做便当吃!!!不然那家伙中午都不吃饭了,迟早有天的胃病。而且上课的时候总是会以恶♂意满满目光盯着我,让人浑身不舒服…


前面忘记说了,我除了当班主任以外,还是学校里剑道部的指导老师,在切磋的时候受点小伤也很正常,有一次我就不小心打到他侧腰了,看上去还挺疼的,毕竟那张面瘫的脸都有一瞬间扭曲了…于是回到家以后,我就立马给他检查伤势,他的身材是真的挺好的,要腹肌有腹肌,要人鱼线有人鱼线,不过侧腰那块被我打到的地方已经瘀了,红紫红紫的,我就用我老师的秘方药给他擦药,摸起来手感挺好的,我就一个没注意多摸了几把,嘿嘿。

结果呢???结果这家伙胯下某根阿姆斯特朗加速回旋阿姆斯特朗炮居然站起来了???最可怕的是银桑我忽然从他阴郁的绿眼中读出一种危险的信息,还要用隐忍的嗓音对我说要我负责///,负责什么银桑我只是摸了两把过过瘾而已啊Σ(゚д゚lll)最后还是…咳、咳接下来就是限制级的了。

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过跟他相处下来还是有很可爱、小孩子的一面。就像银桑我对糖分的爱,那家伙对痒乐脱也是有谜一般的执着…家里的冰箱已经堆满了草莓牛奶和痒乐脱了,不过喝了那么多也没见他长高过~还是个一米七的矮子wwww

现在他已经大学都毕业了,自己开了家公司做老板,目前还算是不错,估计过多几年银桑我就可以退休了~眼罩也摘下来了,据本人所说是因为放下了执念(…)虽然还是有点中二,但是那就是他,我喜欢的那个矮子,仅此而已吧。

嘛~希望对题主有用啦,毕竟喜欢的人没变,中二一点又有什么问题?

—编辑于银魂公历XX.XX:XX—

赞同 5.6k 评论99+ 点击展开

评论:

单身狗过七夕:这碗狗粮…先干为敬!
歌舞伎的女王大人:呜呜呜银酱你居然在那个时候已经…呜呜呜妈妈桑对你好失望
夜兔王者:阿拉,晋助 @痒乐脱 我发现了个很有趣的东西哦~
糖分王v 回复 夜兔王者:!!!神威!!!
痒乐脱:…笨蛋。
围观群众 回复 痒乐脱:卧槽惊现本人!!!

end.

听说这个月是松阳/虚强化月~第一次画三三qaq有点渣但还是为爱发电羞耻地发出来了…别打我:3

【高银】MECHA(1-3)

*星际机甲梗(元帅高x上将银)
*一个很久事情脑补好了的一个故事,随缘更新:3
*虫族是从另一个次元透过虫洞来到宇宙的巨大食人虫型生物
*所有设定均靠我多年来看的电影、书籍,完全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或许会有bug,答应我不要用脑子看!
*OOC不存在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不是空知猩猩


OK?




1.
封闭的房间,冷色调的用具,拥有银发的青年低着头坐在床上,
“银时。”通话系统投影出桂的影像,被唤作银时的青年像听不见似的,并没有作出反应,
“「它们」又来了,虫洞的封印被冲破了,无数的星球正受到「它们」的侵蚀,我们需要你的力量——在战场上上所向披靡、斩杀虫族「白夜叉」的驾驶者——坂田银时上将。”

“是前上将,假发,我…没有拯救别人的资格。”
银时抬起头,红色的眸底下隐藏着说不清的情绪,

“松阳的事不是你的错,是虫族,如果你非这么想的话,参与其中的我们全部都是罪人。你其实都清楚,已经够了,三年来你把自己关在这个地方有什么用,如果你想赎罪的话已经够了,松阳所期望的一定不是现在这样,银时,别在一个人背负所有责任了。”
桂叹了口气,紧紧盯着银时,
“虫族似乎诞生了进化种,不过我们的机甲科技也有了新突破,松阳在时一直研究的双人驾驶巨型机甲终于成功了,精神力符合要求的候选驾驶者只有我、辰马、高杉和你。”

“…那你们三个随便选两个去驾驶不就好了。”银时侧过脸,不去面对桂灼热的目光,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我们四人中默契度最高的只有你和高杉吧,银时,我这次来不是以总统的身份,而是以挚友的身份来拜托你。”

空气跌落至冰点,良久银时艰涩地道
“我明白了,我尽量试试。”



2.
阔别三年踏出牢房,许久未见的阳光稍微有点刺眼,压低了点帽子,身上银白色的军装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银时觉得有点勒,不自在的拉了拉领带,在机甲训练基地里吵杂的人声令三年来只有透过通讯器感受到他人声音的银时感到有点不适应,

“哼,终于肯出来了?希望你不要把怎么驾驶机甲忘光了拖我后腿才好。”
高杉身穿暗紫色的军装,三年前受伤的左眼带着有烫金联盟标志的眼罩,

经过三年其他三人都成长了,假发上任了总统,矮子成了军部元帅,啊哈哈白痴是联盟科技研究的最高负责人,虽然三年内一直呆在个人监狱里,对于这些大事银时知晓一二,

银时抬起头,比一旁普通机甲大上五六倍的紫色与银色搭配的机甲屹立在眼前,许多机械手臂在对这个巨型的几家进行修整,带着星星火花,

“这是…”

一阵爽朗的笑声把银时的话打断
“啊哈哈哈哈哈,金时!好久不见!既然你出来了这个就还给你吧!”
坂本辰马从正在维修的机甲中钻出来,乘着浮空装置下来的时候,丢给了银时一个手环,

“「白夜叉」已经透过空间压缩技术存放在里面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科技可是发达的不得了啊哈哈哈哈哈”

“要说多少遍你才懂!是银时不是金时!银!辰马你这混蛋!!!”

银时接住手环,对着辰马大吼,把手环戴在手上,手环立即投影出银幕,
「身份验证完毕,坂田上将。」

“话说这大到怪物级别的机甲到底是什么…”

“假发之前说过的吧,双人联动机甲,不过对驾驶者精神力和默契度极高,驾驶前必须做精神互联才行,不过我想以你这状态大概是成功不了了。”

高杉看向银时,嘴里还不忘嘲讽,


“啊哈哈哈哈你们两个一见面就吵架的毛病还是没有变啊!这家伙的名字是修罗,虽然离完善还差了一点,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不过已经可以进行精神枢纽互联了,跟我来吧!”

二人跟着辰马站上浮空装置进入了驾驶舱,

“其实和单人驾驶机甲的原理差不多,还是靠连接线将精神与机甲互通,但这次还要双方精神枢纽互通,简单的来说,你们会进入双方的精神域。”

银时和高杉接过辰马递过来的连接线,与精神域连接准备开始进行精神枢纽互联,

「精神枢纽互联 开始」



3.
尖叫、悲鸣、倒塌的城市伴随着灼目的烈焰,
虫族入侵了他们的星球、他们的城市,街道上还有不少虫族正蚕食着人类尸体的残肢,不过比起着令人胃部翻腾的一幕,火光映朝下在空中银色的那道正与大量虫族战斗的身影。

高杉刚睁眼,马上就明白了——这里是银时脑海里三年前的那场梦魇,



白夜叉的光剑斩下,周围一圈的虫族瞬间被剿杀,绿色的虫血四溅,但即使如此,在下一秒又有新的一波虫族密密麻麻地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时间过得越久,同伴机甲的残骸和被虫族吞食的平民就越来越多,

光刃飞速挥舞,在逼近绝境的情况下,连思考似乎都显得多余,只能遵从自己身体战斗的本能,
在浴血杀戮的时候,高杉感受到来自银时的一丝亢奋感

高杉感到些自责,有着「白夜叉」沉重枷锁的银时注定要频繁参与战役,假发、辰马和他其实都隐隐察觉到了银时的异样,虽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总是笑嘻嘻的,但是却越来越勉强,战斗时的眼神变的越来越嗜血,即使是在休息的时候也总是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们却并没有道破,没能及时阻止他,才会导致了三年前的悲剧,

异变突然发生,虫洞的开口中一只比普通虫族巨大上许多的母虫撑开了虫洞裂缝,数以万计的虫子从裂缝中钻了出来, 一般情况下,母虫造成的虫洞裂缝被列为最优先处理,银时应抛下眼前的敌人和伙伴,先去斩杀母虫修补裂缝,但当时沉溺在杀意中的银时却并没有注意到,仅仅是几分钟的延迟,虫洞裂缝已扩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狂躁、焦虑,还有愧疚,银时的情绪透过精神互联似汹涌的浪潮般向高杉涌来,银时的精神世界开始崩塌,高杉感觉到这个世界疯狂的想把他这个外来者排挤出去,吼道

“银时,我知道你这家伙听得见!清醒点,这只是你的记忆,过去的已经无法改变了!”


高杉的话并没有起多大作用,空间仍然一步步变形扭曲,再这样下去银时的精神将会崩溃,无可奈何之下,高杉拔掉了精神连接线,强行终止了精神枢纽互联。

精神被扯回现实,崩塌中的世界消失,眼前的景色变回了驾驶舱,二人身上早已被汗水淋湿,高杉恼怒的扯起显然还没回过神的银时的领子,
“坂田银时你他妈——”
“抱歉…”
银时闭眼侧首到一边准备挨一拳时,却半天没动静,
高杉不爽的啧了声,放下了他的领子,转头就走了。

“金时,没办法啊高杉那臭脾气就是这样啊哈哈哈哈哈,没事的下次一定会成功的!”
辰马的大嗓门打破了这尴尬的场景,走过来拍了拍银时的肩膀安慰他。

“嗯…”
银时看着高杉离开的驾驶舱出口,心不在焉。

第一次精神枢纽互联 ,失败了。

TBC

卧槽想写(看)这个的高银版呜呜呜呜呜呜虐啊啊qwq